2019年,上海交大硕士张迪生命定格在29岁,最后2个决定让人泪目研究生…(2019年上海高考语文作文)

2019年,上海交大硕士张迪生命定格在29岁,最后2个决定让人泪目研究生…(2019年上海高考语文作文)缩略图

2019年,年仅29岁的上海交通大学的硕士生张迪因疾病离世,古人说三十而立,可张迪的生命却永远地定格在了29岁,人的一生是漫长的,可也是短暂的,对于张迪而言则更加的短暂。

上海交大硕士学历如果不是因为意外突然离世,张迪的人生本是充满了希望的,可惜天妒英才,疾病无情地夺走了张迪的生命,使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了29岁。
张迪一家人也都在此刻沉浸在了悲痛之中,而张迪自己在临终前所做出的两个决定,却感动了无数人,让无数人都为之泪目。
那么张迪究竟是因为什么疾病英年早逝的呢?在临终之际他又做出了怎样令人泪目的决定呢?
01突降噩耗天妒英才
张迪出生于1990年的东北地区辽宁省的沈阳市,是一个标准的九零后大男孩,张迪家里的情况一般,并不是大富大贵的家庭,但张迪自幼便非常懂事,属于令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

学习成绩好、懂事听话、爱运动还会弹吉他,这样的男孩不可避免地在学生时期就会成为别人的关注对象,引人注目的张迪在高考中更是成功考入了东北大学。
进入大学很多学生都开始逐渐地放松自己,毕竟经历了三年的高中高压学习、生活状态,大学的学习环境相对于学生们而言还是比较放松的,不过很多人即使在大学期间也仍然进行着高压的 学习。
这种情况放在现在来讲被称之为“内卷”,张迪也自然是内卷大军中的一员,英语四六级等证书自然是考了又考,身在象牙塔岂能不思学。

大学毕业前内卷的张迪又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的研究生,在这个社会学历越高收入自然也会越高,张迪也想要尽早地进入社会工作,然后奉养父母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2018年7月,张迪成功从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取得了硕士学位,同时也被当地的一家地方研究院高薪聘请,此时张迪的人生充满了光明,可并没有人知道病魔已经将手伸向了张迪。
2018年8月份的一天,正在研究院工作的张迪发现自己身上冒出了许多的红点,这些红点还不时地往外渗血,不
2019年,上海交大硕士张迪生命定格在29岁,最后2个决定让人泪目研究生…(2019年上海高考语文作文)插图
过除此之外张迪并没有其他的感觉,就以为是普通的皮肤病。
因此张迪也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去药店咨询了一下,然后买了些药膏涂抹,可张迪没想到这些红点的症状越来越厉害,出血的情况也是越来越严重。

这也让张迪开始重视这些红点的异常,干脆请假到医院去做了检查,医院的医生一看张迪身上的红点便判断出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皮肤病,便让张迪做一个血常规化验。
化验结果一出来让医生都非常的吃惊,因为张迪的血液化验结果显示张迪的血液标准每一项都不正常,经过系统的检验后医生诊断张迪患上了急性白血病!
急性白血病是造血干细胞的恶性克隆性疾病,会导致血液中的白细胞不正常,我国的急性白血病发病概率为十万分之一,在不接受特别治疗的情况下,急性白血病患者的平均生存期仅有三个月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张迪经历了震惊茫然以及绝望,但是张迪的心理素质还是比较强大的,强硬的心理素质让他停住了,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父母而是独自住院接受化疗。
此时的张迪心里还有些侥幸,他从网络上了解到急性白血病的一些症状,自己只是符合了其中出血浸润的症状,并没有高烧的情况,所以张迪还是寄希望于是误诊,因此张迪才没有将这个消息告知父母。
可在住院几天后,急性白血病全面爆发开来,张迪开始连续高烧不退,嘴角也开始不断出血,此时张迪知道了没有误诊,自己的确患上了急性白血病。

最终在医生的劝导下,张迪决定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父母,毕竟治疗急性白血病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进行骨髓造血干细胞的移植,最有可能复合的自然也是张迪的父母双亲。
02干细胞移植成功病情突然复发
张迪打电话告诉自己的父母时,他的情绪非常的平静,似乎就是想让自己的父母认为这个病很容易就能够治愈,可急性白血病的凶名早就已经深入人心。
张迪的父亲张纯生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眼前一黑,一股无尽的绝望感瞬间便笼罩了他,正在上班的他顾不得工作,立即请了长假并通知妻子回家商议。
2018年5月份张迪在入职之前进行体检时,体检报告都很正常,无论如何张纯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患上了急性白血病这样的大病。

可当张纯生与妻子从沈阳赶到上海,看到自己的儿子躺在病床上时,也不得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患上了急性白血病,张纯生当即做下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治好儿子的病。
张纯生知道自己的儿子才刚刚29岁,一直忙碌于学业为了出人头地奉养自己的儿子都还没有结婚生子,张迪的人生还有很多没有做的事情,他不能倒在病榻上。
2018年8月,张迪确诊的当月被张纯生接回了辽宁沈阳的医院接受治疗,不知是命运之神的眷顾还是戏弄,张迪与父亲的骨髓配型很成功,但却并不能立即进行手术。

这是因为张迪的身体情况达不到手术的标准,在又经历了折磨般的化疗治疗后,张迪的身体情况终于达到了手术的标准。
2019年1月7日,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开始,手术的进行情况非常顺利,因为张纯生和张迪的血缘亲属关系,手术过程中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这也意味着张迪的命救回来一半。
可张迪究竟能不能痊愈,就已经是医学无法干预的事情了,全看张迪个人的恢复情况,无论怎样说这也是一个成功,张迪一家人紧皱了几个月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从移植手术成功起到3月底,张迪的身体情况一直都比较乐观,一家人都已经开始盘算在张迪痊愈之后去哪里玩了,可命运再次戏耍了一家人。

2019年4月,白血病病情再次暴发,病情开始以不可控的趋势,迅速开始摧残张迪的身躯,身体机能以及身体中各个系统都开始指数型下降,这次只怕是华佗在世也难以挽救张迪的性命了。
张迪的父母已经五十多岁了,可在得知这个情况时却抱在一起哭得像个孩子一般撕心裂肺,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多大的悲剧,此刻正上演在张迪一家人的身上。
二次暴发的白血病,所有的医疗药物都起不了作用,恶性的白细胞无法被杀死、祛除,即便是再次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手术,也无法挽回张迪的身体情况了,只能延续张迪6至9个月的生命。

也就是说张迪的病情已经到了回天乏术的地步,一切的医疗方案都起不到作用了,张迪也只能慢慢等待死神的降临,将他从这个世界彻底带走。
张纯生一度瘫坐在病房门口无法起身,眼神中的生气全无,没有人知道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经历了怎样的煎熬与绝望。
03两个让人泪目的决定
病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生的希望,张迪会死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张迪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将会是一家人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因为知道会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

张迪在之前的治疗中,已经花费了50多万元,这已经是张迪一家所有的积蓄了,如果进行第二次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仍需要至少70万元的费用。
可是进行二次移植手术,也并不能让张迪活下来,但是张迪的父母不在乎,在明知道儿子即将彻底离开自己的时候,与儿子短暂的相处时间显得尤为重要。
张纯生已经做好了卖房子的打算,只要张迪说一句不想死,张纯生立马就会卖掉自己的房子用来给自己的儿子续命,可张迪并没有,因为张迪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可父母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要过。

要是家里把房子都卖了,自己父母未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张迪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在经历了数个日夜的内心煎熬后,张迪在一天早上向父母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放弃治疗!
张纯生夫妇在听到自己儿子的这个决定后,泪水当即便止不住地开始流下脸颊,然后劝自己的儿子不要胡思乱想,家里有钱给他治病,显然没有哪一个父母会愿意放弃自己儿子的生命。
张迪知道自己父母的苦心,可他也实在不愿意让家里背上太过沉重的负担,之前的治疗已经消耗干了家里的积蓄了,他还不上这笔债了,更不能让父母余生的生活都不能保证。

张迪无法维持自己坚强的表象了,也留下了眼泪看着自己的父母说道:“爸、妈,我求你们了,放弃治疗吧,我的身体情况我清楚,我决定坦然面对下去,我也不能让你们再背上沉重的负担了!”
张纯生夫妇没有回答,张迪也只能咬牙说道:“我不想躺在病床上不能动,看到你们不能说话,也不想过没有尊严、没有意义的余生。”
张迪坦然地接受了死亡,张迪的父母也开始考虑自己儿子的话,确实即便是做了二次移植手术,自己的儿子也只能延长几个月的生命,同时儿子还要继续忍受病痛和治疗带来的双重折磨。

慢慢地张迪的皮肤会逐渐溃烂,浑身也都会变黄,甚至连呼吸都有可能会无法自主维持,到时候要给张迪使用呼吸机,更有可能会切开气管,张迪也随时都有可能陷入昏迷失去意识。
这样的张迪已经不是张迪了,只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身躯,这样的日子想想就非常的可怕,更别说去经历了,张迪的父母不想让张迪面临这样的情况,可也不甘心看着儿子等死。
张纯生夫妇又咨询了医生,得知自己儿子会这样想不是空穴来风,最终咬牙接受了张迪的请求,放弃治疗回家面对死亡。

很快张迪出院被父母接回家中,一家人呆在一起,去了念叨了很多次的海边,在沙滩旁快乐地度过与父母相伴的日子,这让张迪心满意足,而张迪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自己的祖母。
张迪的祖母年事已高,对于他很是疼爱,因此张迪不敢把自己的病情告诉自己的祖母,只是跟自己的祖母说,自己要去国外留学了,最近一段时间可能就要走。
在祖母的眼里,张迪无疑是非常有出息的,因此即便是张迪要离开自己的身边也非常的高兴,只是张迪的祖母不知道,她将再也见不到自己疼爱的孙子了。

张迪又作出了另外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就是捐献自己的遗体给医疗机构,张迪遗体上的器官并不能用来移植,但可以用作对白血病的研究,张迪就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 助其他的白血病人。
张迪知道自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但他希望其他像自己一样患上急性白血病的病人,能够在患病之后继续活下去,更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急性白血病能够被彻底治愈,只是这一天张迪看不到了。

张迪的事迹很快就传开了,也有不少记者采访张迪,张迪面对死亡选择了坦然面对:
“我对我短暂又充实的一生非常满意,我和家人做了所有的努力,我可以接受这个结果。”
张迪唯一不舍的仍是自己的父母家人:
“希望父母能把我给忘了。”
面对死亡张迪没有恐惧,反而是想要能够再留下一些东西:
“我唯一的心愿是捐献遗体,让医生通过研究我的病体,让其他人能够有活下来的可能。”

张迪的父亲对张迪想要缴遗体的愿望非常支持,甚至陪同张迪一起去沈阳红十字会签署《遗体捐献志愿书》,而张迪的父亲更是做出了与儿子一样的决定,同样也签署了一份捐献自己遗体的《遗体捐献志愿书》。
2019年5月7日20时30分,张迪于沈阳离世,这个坦然面对死亡,临终之际还心怀善念的大男孩,生命永远的定格在了29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