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脸憔悴、头发白了,但依旧敢说真话考研高考数学新闻网红…(满脸憔悴与疲惫的说说)

…满脸憔悴、头发白了,但依旧敢说真话考研高考数学新闻网红…(满脸憔悴与疲惫的说说)缩略图

北京时间8月2日,“神隐”已久的“业界良心” 老师终于重出江湖,回归直播间。在直播期间,他还“抽空”再次回应了此前关于他“呼吁大家不要报新闻学”而在社会上引发全民大讨论的有关话题,回击了部分人对他的质疑。

断章取义,掐头去尾
在休养生息了两个月后, 终于在近日重回大众视野,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新作品。近两个月以来,关于他的各种传闻、诋毁和夸赞都是层出不穷。那么,就让我们回顾一下,他究竟输出了什么观点,才引发了这样一场全民参与的大争论的?而面对这些争议、问责,他又是怎样回应的呢?
事情的整个起因,用小标题的“断章取义,掐头去尾”就足以概括了——两个月前,一段 在直播中激动地喊着“我孩子高考五百八十分还报新闻学,我打断他的腿”“闭着眼睛随便报一个专业,都比新闻学好!”的视频,在中文互联网上流传开来。

这样充满偏见、极端的言语,竟然出自一个以指导高考志愿填报为职业的高级知识分子口中!令人大跌眼镜的同时,在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下, 这番“大逆不道”的言论,可谓在舆论场上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么, 的思想当真像视频中表现出来的那样极端吗?为了探寻真相而看完了完整版的视频之后,笔者感到无比震惊——不是震惊于 老师所谓的“喋喋暴言”,而是为一些自媒体从业者的所作所为而羞愤,汗颜!

他们为了制造争议,制造话题,不论在混淆视听、断章取义还是在上纲上线这几项技能上,可以说已经登峰造极。通俗来说,就说为了流量,已经“不要碧莲”了。
首先,必须承认一点, 老师确实在当日的直播中说起过说过前文中提到的“报新闻学就打断他的腿”之语,但必须明确的是,这不是针对全国所有考生的建议,也不是针对直播间里所有观众的输出,而是针对一个特定对象,在特定条件之下的劝导——

这段在网上流传甚广的视频,是发布者为了吸引眼球,人为地隐去了前因后果而搞出来的“争议”。原本的情景是, 在接受一位直播间观众连麦咨询时,了解了这位考生的具体情况之后,针对这位考生成绩情况,分析得出的建议。
那么这个考生的情况如何呢?哦,他是一位来自新疆的考生,在理科考出了590分的高分,而且数学单科的分数,高达130分。而新疆地区在2022年的理科高考分数线划分如下图所示↓

各位请看,在新疆,590的分数,超出了本一线一百分还多。且不说这样一个分数,能让这位考生“华宏科技大学所有专业随便挑”,这么好的数学成绩,就足以让他实现“专业选择自由”。
作为一名数学成绩优异的考生,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优势,去报一个偏文科的“新闻学”呢?众所周知,现在压在大学毕业生身上的“三座大山”——就业难、考研内卷、薪资不符合期望,在理工科专业中是不会同时出现的,比如土木工程专业,虽然可能存在着在工地上,风吹日晒、待遇不好等缺点,但至少就业上是能保障的。包括这几年学生报考的大热门“计算机”,也不会遇到“考研考不上,就业没着落,工资像要饭”三个困局同时出现的局面。

而这位考生心心念念的新闻学,那可就不一样了。考研竞争激烈,就业门槛高,薪资低,这些缺点它可谓是一个不落。作为考生本人,在象牙塔中待着,不知道社会的残酷,有理想有信念,对自己的未来有美好愿景,希望将来能够从事自己热爱的职业,这都可以理解。但作为指导老师和家长,总该清醒一些,真正地“为孩子的未来考虑考虑”吧?
就事论事地说,在这种条件下,那确实是“闭着眼睛选专业,都能做到比新闻好”, 老师的结论,一点毛病没有。而在自媒体恶意歪曲事实的断章取义之下, 在这件事上却成了过错方。明明是对学生负责任的表现,却被曲解成了对整个新闻专业、新闻行业的“攻击”,在这件事上,他简直比窦娥还要冤。

百口莫辩,数次回应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冤枉你的人,比谁都知道你有多冤枉。”在这件事上,炮制、主导了一系列乌龙,陷 于风口浪尖的,这些令人作呕的自媒体,它们像鬣狗,秃鹫一样狂欢者,等着 倒下,然后在一拥而上,踩着他的“尸体”,吃一口人血馒头。
可是他们的奸计绝不会得逞,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因为在这件事上, 到目前为止都坚毅而顽强地挺立着,不给那些眼巴巴盼着他“死”的人一丝一毫的可趁之机。事情发酵以来,他不曾有过一刻消极逃避,连续数次回应争议,可以说真正做到了“事事有回应,凡事有着落,件件有交代。”

在8月2日,他也是不厌其烦地继续澄清:“自媒体断章取义,没有完整地把整个事情呈现出来。”让一众仍旧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恍然大悟。
在事件爆发的六月初,他就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回击质疑,面对种种子虚乌有的诋毁,“身正不怕影子斜”的 早在六月中旬,正值高考放榜前夕的重要关头,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
“大部分新闻专业的学生,在毕业后是不可能从事与本专业有关工作的。”“真正的新闻专业岗位,很明显是留给那些985/211学校毕业的高材生的,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一些不入流的二本、三本学校也要开设这个专业呢?”

在采访中, 十分坦诚地直接指出了新闻专业目前岗位供不应求,人才培养供过于求的事实,可谓大胆犀利,而且振聋发聩。这就是他要表达的核心观点了。想必大家也能体会得到, 总体来说,还是客观而委婉的。
可就算这样,还是触碰到了一些所谓传媒人的“逆鳞”。比如重庆大学的相关领域专家张小强先生,听了 的质问后,便在社交媒体上“奋起反击”——“新闻专业毕业以后,从事行业不拘泥于传统!我学生里的佼佼者,有当老师的、有考公务员、事业单位的,更有去华为、阿里这样的大厂工作的!”

“我们新闻专业能文能武!”张小强在文中还十分自豪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坦白说,张教授的一番话不仅没有起到驳倒 的作用,反而从侧面论证了他的观点——张小强作为新闻传媒学的教授,其座下“得意弟子”不可胜数,都是国家栋梁,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他们为何不去从事跟本专业对口的相关工作呢?是因为“不想”吗?张教授说他的学生里,有为人师表者,那他/她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报师范专业吗?张小强举出了茫茫多的例子,并无任何其他作用——除了证明 “新闻行业岗位供不应求”观点的正确性之外。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我们从百度百科的资料中可以看到,这位为了“挽救新闻学”而振臂高呼的张小强教授,其学习经历可谓十分丰富——先后拿到了重大机械工程学士学位、涉外英语专业结业证书、机械自动化研究生、法学博士学位。

看到了吧,没有一个学位和所学专业与新闻学有关,可如今,他却“摇身一变”成了新闻学专业的教授!当然,这不是质疑张小强教授学历造假哈!只是笔者有一个疑问,这新闻学专业的教授,门槛和专业性相对来说这么低吗?一个完全没有从业经历和相关研究留存的人,也能是教授?那么在笔者这样的普通老百姓眼里,所谓“新闻专业的专业性”怕是要打一个打折扣了。

这整件事,一开始可以说是一些没有下限的自媒体为获取流量而断章取义的老把戏老套路。可 的直言不讳就像一面照妖镜,让一些传媒行业的“既得利益者”们破了防、跳了脚,丝毫不顾及形象地在社交媒体上撒泼打滚。这些平日里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专家学者”,所有的魑魅魍魉和牛
…满脸憔悴、头发白了,但依旧敢说真话考研高考数学新闻网红…(满脸憔悴与疲惫的说说)插图
鬼蛇神,都现出了他们面目可憎的“原形”。
众所周知,新闻的第一要义就是拨开迷雾,呈现真相。事到如今,连新闻行业的专业从业者都人云亦云地一拥而上,连“业界权威”都热衷于歪曲事实断章取义,那么这个行业,就是真的看不见未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