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脸当事人没送了,还是要拿学位浙江大学研究生博士_网易订…(发生丢脸的事怎么办)

…丢脸当事人没送了,还是要拿学位浙江大学研究生博士_网易订…(发生丢脸的事怎么办)缩略图

近日,此前备受关注的“读博8年没毕业送外卖”当事人孟伟再次引发热议。他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称:“我是浙江大学荣誉学院竺可桢学院本科毕业生,浙江大学自己的博士生……孟伟给浙江大学丢人了,给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丢人了。”

视频截图
9月21日,孟伟再次发布视频回应:“送外卖是一项正经工作,能给我提供一份较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也
…丢脸当事人没送了,还是要拿学位浙江大学研究生博士_网易订…(发生丢脸的事怎么办)插图
能让我在科研之余缓解一些精神焦虑。”孟伟称,他从未因自己是一名外卖员而感到低人一等。

视频截图
现年31岁的孟伟是山东人,2014年,浙大本科毕业的孟伟作为直博生进入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今年是他读博第8年,也是延期毕业的第3年。上游新闻此前报道称,在浙大学工的官微一则关于孟伟的推文中,能看到他在浙江大学取得的耀眼履历——求是学院研究生兼职辅导员、g20峰会优秀志愿者、浙江大学十佳研究生党支部书记、浙江大学优秀党员、浙江大学十佳大学生。

资料图
今年4月,“读博8年没毕业送外卖”让孟伟成为网络焦点,他向媒体介绍,自己从博三开始抑郁了,当时导师建议他转硕士,他很排斥,再加上和周围同学的处境对比,他认为别人都走上了人生了正轨,自己却还没有摸到节奏。此外,2021年6月,孟伟的孩子一出生就患上了暴发性心肌炎,住进了医院icu,这让他的经济陷入了窘境,也是他决定送外卖的原因。

孟伟和网友交流
读博期间,孟伟没有发表博士毕业认可的科研成果论文,按照相关规定,直博生到第8年还未拿到学位,只能获得结业证书。孟伟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还介绍,他正在与学院对接,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导师,下一步不打算找工作,也不打算实习,坚信自己可以把博士论文拿下来。
对于孟伟的情况,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也曾于4月作出回应。学院和孟伟的导师认为,孟伟对“导师指点不足、横向课题负担过重”等抱怨并不客观。孟伟延毕,还与他精力分散、没能落实目标等自身因素有关。一直以来,学校在生活和科研方面都为孟伟提供了 助。了解到孟伟目前的困境,已与孟伟多次沟通。今后,还将根据孟伟的情况,继续为孟伟提供 扶。
遗憾的是,今年6月,孟伟未能从浙大毕业,不过他还有最后一个拿到博士学位的机会,就是在接下来的三年内达到博士学位的发稿要求,并通过答辩。这三个月里,孟伟通过视频分享生活,也反映研究生可能遇到的问题,有网友对他表示鼓励和支持,认为他“讲出很多高校博士面临的普遍现象”,不过也有部分网友认为,他“逃避现实”“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

网友评论
9月21日,孟伟接受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采访时坦承,因为各种原因,回到老家后他没有再送外卖,他的目标还是要拿到博士学位,但从浙大结业回到山东后,没有了在校时的科研条件,精力也更多放在家庭上,“继续读博这条路可能比之前更困难了”,不过,他也在积极解决这些问题。
“时间确实蛮紧张的,现在要数着日子过。”孟伟称,他每天至少保证半天以上的时间做科研,现在的他处于一个不甘的状态,“我读博这么多年,不是因为我的能力没有达到博士毕业的条件”。如果三年后不能达成目标,他会再考虑未来的规划。
【对话孟伟】
潇湘晨报: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孟伟:我继续读博的这条路可能比之前走得更困难了。因为我现在离开学校了,没有实验设备、资源,课题都是我一个人在进行。除了这些,我的精力也更多放在承担家庭责任、照顾生病的孩子上面。我们学院领导也一直这么劝我的,可能觉得一个博士生这么多年没有产出,就跟博士无缘了,劝我提早止损。我觉得我是有能力的,我也不比别人差了什么,只是用我导师的话说,我们彼此不合适。
潇湘晨报:孩子的病情怎么样了?
孟伟:比较稳定,现在一岁三个月了,心肌指标一直上不去,正常小朋友的心脏射血分数是60,他几次查下来是40多。现在定期复查,在家吃药,不像住院时压力那么大。给孩子治病的钱是亲戚们借的,还没有还完,他们没有催,我是一直记着的,一有能力会马上还。
潇湘晨报:家里主要经济来源是什么呢?
孟伟:回到威海以后,为了小孩,我不太想从事跟人群有密切接触的工作,所以没有送外卖了,有其他兼职工作,但不能作为稳定的收入来源。妻子在做销售,双方父母也轮流 忙看小孩,生活方面暂时问题不大。他们对家庭的付出比我大,他们对我的期望也更高。
潇湘晨报:现阶段的计划是什么呢?
孟伟:我一定要拿到这个学位。实验资源的问题我也在解决,这段时间关注我的硕博圈朋友、甚至导师说可以给我提供支持。更重要的是把论文框架确定下来。这几年我有一个论文提纲,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我决定推翻这个选题。这是很多老师不理解的,说你做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坚持下去?正因为做了这么多年,我觉得没有什么感情,理论高度不够,应用价值没有,我说服不了自己。
潇湘晨报:接下来的三年有什么安排?
孟伟:2025年3月底4月初,就是我最后提交论文的截止时间。我希望能够进得了实验室,或者享受实验室的设备资源。只要条件满足的结业生,按照规定可以和学院、导师申请,现在暂时还没有申请,因为离校那段时间,我得知学院可能不愿再给我提供条件,所以先缓和一段时间吧。
潇湘晨报:对最终目标的把握大吗?
孟伟:尽力吧,因为我从博士延期毕业到现在也三年了。说实话,原来课题我很努力去做,但是产出不顺利,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想再看以前写过的论文,一门心思想要找新的方向。时间确实蛮紧张的,现在要数着日子过。
潇湘晨报:现在每天有什么安排呢?
孟伟:做我自己的课题研究,同时为我们的研究生做一些发声,然后就是照顾小孩。(科研方面)每天我至少保证在半天以上,我能拥有的实验资源就是一台电脑和几本专业著作。老实说,我每天定的计划都不能百分之百完成,包括每天坚持看一到两篇论文,也很少有完成的时候。我要看的书可能本来一周要看完,最后拖到一个月。倒不是说静不下心来,其他事情也蛮多的。
潇湘晨报:这样的状态会不会影响信心?
孟伟:这是很正常的,我从2008年开始每天做to do list,很少有一天能全部完成的。以前会说一定要把今天的事做完,现在也慢慢适应了,不过我不会哪一件事一点都不执行。如果今天没有完成,那就有空再完成,我还是可以灵活安排。
潇湘晨报:有报道说你去送外卖,也是因为这比做家教更能灵活安排时间?
孟伟:我没有什么家教的资源,我也不想去做家教,人家问起来你不好意思回答,一个30岁的,博士生还没有毕业,你自己学业是不是有问题?
潇湘晨报:万一没有实现目标,后面有什么打算?
孟伟:我现在处于一个不甘的状态,我读博这么多年,不是因为我的能力没有达到博士毕业的条件。如果再给几年没有达到目标,我也心甘情愿了,再考虑未来的规划。家人有时候也建议我先找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我也投了几份简历,跟我的专业相关,但可能受到舆论影响,有些沟通顺畅的工作最后不了了之了。不过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威海这边工作机会偏少,去其他城市现在走不开。
潇湘晨报:网友的各种评论对你有什么影响?
孟伟:允许不同的声音发出,包括我也是一个不同的声音。但我确实受到了一些困扰,包括一些诋毁和诽谤,不过不会特别焦虑。
潇湘晨报记者 蒋紫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0